▼本期目录
  • “大哥”当了副班长
  • 于松峰 开学第六周,按照班级计划,周一的班会课便是我班“班委选举会”。先是班长职位的选举,朱丽婷以37票高票当选,她也是我最看好的学生;接下来是两个副班长职位的选举,唱票的结果让我和许
  • “激情吧”里的点赞——班级议事下班干部选举规则的制定
  • 解慕宗 遇挫 学期中老班长临时决定出国完成高中学业, “班长”这一职位出现了临时空缺,重选班长迫在眉睫。 当提及选举规则的确定时,班上顿时炸开了锅。有学生认为直接投票选
  • 民主需要教育和引导
  • 陈大伟 亚里士多德说:“我们通过做公正的事成为公正的人,通过节制成为节制的人,通过做事勇敢成为勇敢的人。”民主是当下和未来生活所必需的,要把学生培养成民主参与、过民主生活的公民,学校
  • 举手未必真民主,选举需要有规则
  • 王韬 班主任们深知,班干部要能获得全体同学的认同,必须是民意的集中;但把选举权交还于学生,却往往不一定能选出理想的班干部,尤其是班主任心中理想的班干部。 为什么会这样呢?这往往
  • 运用班级议事选拔班干部需要思考这些问题
  • 陈字 班级虽小,但对于学生来说,选举班干部并不是小事;对于班主任来说,选出大家信任的能力强的班干部不仅可以提高班级管理质量,还可以通过选举过程提升学生对班集体建设的关注度、培养学生的
  • 组长辞职
  • 刘丹会 学生反映,有个别学生不想当班干了。于是我引导全体学生制定了一个辞职程序:首先,想辞职的干部将书面申请提交班委会;然后,全班同学在一周内开班会投票,票数超出全班学生总人数的三分
  • 给学生一次赢得自我的机会
  • 朱静江 案例《组长辞职》让我感慨万千,感同身受。记得,我在上小学的时候,也曾有过一次被教师“点将”的机会,但因为自己过于害羞和腼腆,让教师误以为我不想当,最后,教师选择了别人。我从一
  • 班干辞职、罢免的议事选用
  • 王东 “组长辞职了”“劳动委员不肯干了!”“班长罢工了”……民选出来的班干辞职、被弹劾、不称职甚至“渎职”是我们在实际工作中常常遇到的,而由此带来的,或大或小的人心波动、物色选拔新的
  • 岁月的犒赏
  • 黄雅芩 “黄老师,我来看您了!”一个爽朗的声音响起。一个高高大大,有着胖乎乎笑脸的姑娘站在门口。 “你是?”我有些迟疑。 “小雪啊!前段发短信跟您联系过的224班小雪!”她笑
  • 掀起你的“盖头”来
  • 姚孩 头发!又是头发!当班主任的头两年,每个月学校检查头发时,我都会被头发折磨好几天。这几年里,男生发型从“奥特曼”式的犀利造型到半女生式的“齐刘海儿”,女生发型从耳旁两绺长发的“小
  • 个性建构:班主任总结经验的实践重心
  • 王立华 不少班主任在总结自己的经验得失时,往往面面俱到地梳理、行文。这样做,班主任既找不全限制自己健康成长的根本性因素,更找不到自己的班主任工作优势与特色。基于此,班主任要想全方位地
  • 坚守与改变——读万玮《向美国学教育》之五
  • 王晓春 今天一对一的私人课程,老师纳塔列和我讨论了一篇文章,讲的是美国阿米什人( The Amish)。 我从来没听说过居然有这样一类人,总数大概有25万多,主要生活在美国宾州和加拿大,被
  • 让班训扎根在学生的心里
  • “文明高雅,乐学善思。自重自信,自强不息。”这是二十年前,我上高中的时候,贴在教室前面黑板上方的几句话。 至于这几句话是什么意思,老师未曾解释过,我们也不清楚。偶尔在上课开小差眼睛掠
  • 孩子,我们都不“垃圾”
  • 韩璐名 经历了年轻时激情与迷茫的成长阶段,如今我收获了学生的鼓励与信任,收获了桃李芬芳的喜悦,体验着一个职业教育老师的幸福。同时我也见证了,一个个“垃圾”学生成为社会技术人员、社会中
  • 放学前的三分钟礼仪
  • 于洁 也许是中国人天生的含蓄内敛,我们很少直白地表达出我们内心的情感,而一旦我们突然决定要直接表白的时候,就显得非常不自然。比如学校里老师布置要给家长洗一次脚,要对家长说一句“我爱你
  • “我讯息”为爱架起心桥梁
  • 陈晓新 澳门最新博彩娱乐大全理念 良好的亲子关系源于有效的亲子沟通。但是,由于高中生自我意识的进一步发展和情感行为的内隐性,他们与家长间的沟通存在诸多障碍。这必然损害和谐亲子关系的建立。“我讯
  • 任务式主题班会——学会相处
  • 苏新宽 如何处理好与父母、与老师、与同学的关系,是中学生常见的困扰之一,为此,我们开展了系列主题班会来帮助学生学会相处,现以三个主题班会做一归纳总结。 用“爱”看待父母
  • 班级里的“拖拉机”
  • 姜清华 在网络用语中,“拖拉机”被拿来形容一种生活状态。做事拖拖拉拉、说话磨磨叽叽,统称为“拖拉机”,比如拖着工作一直不做、拖着不睡觉、拖着不吃饭等等。学生中这样的同学被大家戏称为班
  • 她为何笑个不停
  • 徐利娟 我,怒眼圆睁,濒临爆发的边缘;她,仍匪夷所思地吃吃发笑。孩子们都安静了下来,只怯怯地坐在那里偷瞄上一眼剑拔弩张的双方:讲台上的我,站在教室后面的她。 全班都在积极讨论时
  • 抬头总能望见你们的好
  • 张叶珍 做老师的,尤其是做班主任的,总有一双犀利的眼睛,搜寻着学生身上每一处失误,似乎只有把这些不足都找到才能完成我们教书育人的大业。警惕已是深入骨髓,我总是习惯于时不时抬头瞄学生两
  • 高三,让我们一起“剧烈反应”吧!
  • 杨芳芳 在开学进班的前一天晚上,趁着柔和的月光,我用化学反应“包装”了我和孩子们第一次见面的开场白,希望我的开场白能让他们对新学期充满期待! 我是一个化学老师,和化学反应打交道
  • 怎么敲开那扇“门”
  • 李芳 两年前,一个星期一的下午,按学校的要求,下午第四节课全校要进行大扫除,等学生会干部检查完,才可以去就餐。我因和违纪学生家长交流到很晚,回家前我照例去教室看看。远看去教室里的灯是
  • 先给孩子一柄拐杖
  • 冯宗辉 灵,长得敦敦实实,心眼转动很慢,偏偏有着《射雕英雄传》中郭靖的韧劲与笃定,学习起来悬梁刺股,那刻苦劲真是没的说。但是也不知是不得法,还是缺乏指点,成绩总难让人恭维,多的时候也
  • 你迟到,我修辞
  • 代鹏鹏 学校不缺心理老师,心理学专业的我被任为七年级一班的班主任和语文老师。这可难为我了,一来刚毕业,当班主任没经验,二来语文不是本专业,我教语文好比扁鹊弄斧,鲁班开药。当时我要推辞
  • 打电话
  • 吴岚岚 打电话,在我小时候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情。通常亲戚朋友之间若是有事,都是请顺路的人捎个口信。如果遇到婚丧嫁娶的大事,就得差专人前往报信。想当年,我们全乡只有一部电话,是那种摇把式
  • 长大后,他会成为你吗?
  • 赵坡 这学期,我开始尝试让学生上课。 前面几位主讲学生的授课,都是波澜不惊、中规中矩的,没什么大问题,也没什么亮点。直到小泽的出现,让我眼前一亮! 我当时是这样评价小泽的
  • 那些看考场的孩子
  • 杜雪红 今天下午又在学校的多功能厅接受了两个半小时的高考监考培训,从安检到指纹到面检,高考的监考力度是越来越大,对监考老师的要求也是越来越高,我能够理解,但是我却不知道为什么,怎么都
  • “乔布斯”签名后
  • 施峥豪 那一年,学校成立两年的澳门在线赌博网站部刚搬进新校区。为了让全体师生能适应好新校区的学习生活,德育处组织了一次“平安伴我在校园,人人事事保平安”横幅签名澳门最新博彩娱乐大全。澳门最新博彩娱乐大全结束后,我把横幅挂在了去
  • 副班长拿了回扣
  • 刘伟 2012年我带高一某理科普通班时,任命翊(化名)为副班长。翊澳门在线赌博网站在全县最大的一所城区九年制学校就读,与班内其他来自乡镇中学的农村子弟相比,表现欲强,善于沟通,组织澳门最新博彩娱乐大全方面很灵活,于
  • 班级管理勿忘育人根本
  • 王晓春 这个案例,愚以为从行为层面和管理层面看,是成功的,但若从思想层面和教育(育人)层面来看,有些欠缺。这个孩子有明显的优点,班主任安排她做副班长,应该说还是善于用人的,起码可以说
  • 反思“回扣”现象的产生与处理
  • 沈磊 读完整个案例,整件事情的主角看似是翊同学,发生的问题是“吃回扣”,可是细想下来,造成这一局面与班主任刘老师有莫大关系。 一、是什么造成了回扣现象的发生? 在我们日常
  • 我的支教生涯
  • 于斌 七月,对于做老师的人,意味着繁忙工作的结束,惬意假期的开始,甚为期盼。我自然也不例外,可是,自2008年之后,每到七月就会有种特别的情绪在我心底翻腾涌动,令我情不自禁地想起那一年我
  • 胖胖的寿老师
  • 叶文 “哎,这位同学,帮忙把这个发令枪交给那边的寿老师。”这位学生跑过去找了一圈,又把发令枪拿了回来。“老师,我没看到一个瘦老师,我只看到一个胖胖的老师。”“那个胖胖的就是寿老师啊。
  • 烫手的山芋
  • 刘继武 校园安全,人人有责,班主任更是做好学校安全工作的主要力量。调查显示,教师中90%不愿当班主任,就是害怕承担安全责任。 太艰巨 1.从时间上看,学校安全管理时间必须以学
  • 给孩子一点“做梦”的权利
  • 郭跃辉 学生步人青春期,原本单纯的心开始躁动,原本平淡的生活开始起波澜。十六七岁的少男少女,正是爱做梦的年纪。我觉得,不论是学校老师还是家长,都要给孩子一点“做梦”的权利,人生写满了
  • 云路街的图书馆
  • 刘敬 小城有条云路街。街不长,且逼仄,不过,一年四季,阴晴早晚,街上却常常都很热闹。这一份热闹与时尚,并非我的兴趣所在。云路街最让我流连的,莫过于那悄然隐于繁华市景一隅的小城图书馆。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