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录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澳门博彩游戏娱乐官网

◎王慧娟

一、概说

林冲是《水浒传》中形象刻画十分鲜明的人物之一,他从温暖的小康之家走上梁山聚义厅,从一个安分守己的禁军教头当了水泊梁山的五虎上将,他是整个一部《水浒传》里官逼民反主题体现最充分的人物。从小说的故事情节来看,林冲一出场就是一个性格复杂、最具双重人格的人。从他跌宕起伏的命运中可以看出,他的性格的蜕变不是一种“突变”,而是一种“渐变”。这种“渐变”的性格通过他的语言、动作、神态、心理等方面细致入微的描绘展现出来,尤其是在对他的语言细节描写中。这就要求我们在阅读时仔细加以体味,不能观其大略。整部小说他的语言言简意丰,浓缩着他复杂而丰富的内心世界,这对于感受"豹子头"林冲的言语智慧,洞察他的性格特点,能够起到“窥一斑而知全豹”的作用。下面我们就从小说主要情节片段的一些语言细节描写来探究他的性格的蜕变。

二、妻子遭调戏:隐忍苟安

林冲出身于枪棒教师家庭,在《水浒传》第七回,鲁智深第一次见到的林冲是“豹头环眼,燕颔虎须,八尺长短的身材,三十四五岁的年纪”,这样的年纪、外貌,作为八十万禁军枪棒教头,本应该是个血性男儿,但由于起先他对个人的阶级地位、美满家庭等都很满足,使他养成了软弱、隐忍的性格特征。

当妻子在大相国寺烧香被高衙内撞见调戏之时,他先是气势汹汹赶去,扳开高衙内的肩胛正要动拳痛打,再看原来是顶头上司高太尉之子,便不觉“先自手软了”,只是“怒气未消,一双眼睛瞅着高衙内”。当鲁智深带了二三十个人来帮他撕打时,林冲与鲁智深有两句简单对话,林冲说:“原来是本管高太尉的衙内,不认得荆妇……。自古道:不怕官,只怕管。林冲不合吃着他的请受,权且让他一次。”而鲁智深却是这样说:“你却怕他本管太尉,洒家怕他甚!俺若撞见那撮鸟时,且教他吃洒家三百禅杖了去。”请看:一个忍辱怕事,一个嫉恶如仇;一个自已受迫害也能忍,一个看见别人受迫害都不能忍。两个人的性格是何等的鲜明对照!虽然他事后也发出不甘屈服的叹息“男子汉空有一身本事,不遇明主,屈沉在小人之下,受这般腌臜的气”,但一想到“不怕官,只怕管”,“太尉面上须不好看”就不免忍气吞声,拉着夫人走开了事。林冲原以为一句“权且饶他一次”的话语,忍下这口气也就可以完事,但事情并没他想的那么简单,这一切不仅为他以后的的悲惨遭遇和命运埋下了可怕的种子,而且也表现了林冲一开始委曲求全,能忍则忍的性格特点。

三、洪教头比武:谦卑退让

《水浒传》第九回“柴进门招天下客,林冲棒打洪教头”中,林冲与洪教头的性格、人品、想法都截然不同,对比鲜明,体现在彼此的语言的刻画上差异很大。请看:

林冲给洪教头行礼,洪教头不予理会;林冲起身让座,洪教头也不相让。谦卑退让与狂妄自大一开始就对比鲜明!洪教头不信林冲是教头,偏要与林冲比武,还跳起来说:“往往流配军人都是倚花附草……骗些酒食钱”,而林冲并没做声,进一步表明了林冲的逆来顺受、隐忍的性格。等洪教头继续挑衅说道:“偏不信,他敢和我较量一下,我就承认他是真教头。”此时,林冲却连说:“不敢,不敢”。体现了林冲的胆小怕事,甚至怯懦的性格特点。洪教头却不知进退,先脱了衣裳,拿起一条棒掂量一番,独自耍了一阵,然后喝道:“来!来!”无奈,林冲只好从地上拿起一条棒,说:“请教了”。从这一幕语言对白,我们不难看出,即使是在被迫比武之时,林冲的性格却还是那么谦和忍让、不与人争,遇事也总是抱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心态,希冀自己能有朝一日回家与爱妻团聚。因而,等过了几招,林冲就跳出圈外说:“在下输了”。在他看来,“这洪教头必是柴大官人的师父,我若一棒打翻了他,柴大官人脸上须不好看”,这些语言说明:即使是在刺配途中,林冲依然还是那么安分守己。这几句话,如见其人、如闻其声,使人仿佛看到了当年威风凛凛的八十万禁军教头认输求饶的窘态。

后来,他被发配到沧州,因为没有及时送给牢头银子,被牢头骂做贼配军,一番话骂得林冲不敢抬头。等对方骂完了,林冲取来了银两,陪着笑脸说:“差拨小哥,些小薄礼,休言轻微”。试想:林冲昔日在京师作教头时是何等威风,现如今却被原属于自己手下的人辱骂,骂完后还要陪上笑脸,这些语言细节都很好地表现了林冲此时还是那么一味地忍让和谦恭的性格。

四、风雪山神庙:血性勃发

风雪山神庙一节,对林冲来说,是他人生、性格的一个重要转折点,他的性格得到了全面升华,发生质的飞跃。然而,即使是在这一幕中,他的性格的转变依然还是渐变的,是高俅等恶人的步步紧逼才迫使他最终走向了反抗。

林冲在刺配沧州的路上偶遇李小二,林冲曾有恩于他,如今李小二在沧州开酒店,看到林冲非常吃惊,便问道:“恩人不知何事在这里?”林冲指着脸上道:“我因恶了高太尉,生事陷害,受了一场官司,刺配到这里。”林冲现有的一切灾难都是高太尉一手造成:家破人亡、充军发配、途中遇险……但他依然说得如此平静,并没有义愤填膺,像是在叙述一件与自己毫无关系的事一样。一个“恶”字表明林冲在内心是把整件事情都归罪于自己,是自己得罪了“高太尉”才被发配至此的,不怪别人。请注意,林冲在这里尊称高俅为“高太尉”,这表明林冲此时还是很“尊敬”高俅的,以“高太尉”为首的黑恶势力依然抱有幻想,希望高俅有朝一日开恩于他,即使不能提前获释,也期待自己能刑满回去与家人团聚,过着“老婆孩子热炕头”的生活,以便日后东山再起。这些都是隐藏在林冲骨子里的“隐忍退让、逆来顺受、委曲求全”思想的体现。再看林冲与李小二夫妇的对话,李小二夫妇说:“我夫妻二人正没个亲眷,今日得恩人来,便是喜从天降!”林冲却回道:“我是罪囚,恐怕玷辱你夫妻两个。”林冲自称“罪囚”甚至怕“玷污”了李小二夫妇,此时的林冲在思想上已经给自己定义为罪囚的身份,只觉得自己与李小二夫妇“良民”的身份相差甚远,不敢“高攀”,只恐“玷辱”了他们的清白,表现了林冲内心是多么的自卑却又是多么的无私和善良!

到了沧州,等过了数日,官营对林冲说:“如今我抬举你,去替老军守天王堂,你可和差拨便去那里交割。”林冲马上应道“小人便去”。一句“小人便去”,将林冲的毫无斗志、安分守己、生怕怠慢上级的形象描绘出来。昔日八十万禁军教头的威风荡然无存,现在连一个小小的官营,林冲也得忌惮三分,不敢怠慢。这正是林冲对统治阶级的软弱表现!在林冲去买酒的途中,看见一间古庙,林冲即顶礼:“神明庇佑!改日来烧纸钱!”这里林冲将自己的命运交给神明来保佑,仍然幻想某天神明突然显灵,使自己官复原职,与妻子团聚。等到李小二告诉他陆谦已到沧州,可能加害于他,直至后来自己亲耳证实了这种说法时,这个时候,林冲对以高俅为首的黑恶势力的幻想才轰然倒塌!

高超的文笔恰恰就妙在以最少的字数传出最多的思想。再来分析草料场起火。林冲侥幸躲过一劫只好到古庙歇息一晚,巧合的是陆谦三人放完火后跑到古庙前,得意忘形,口出狂言,林冲听个正着,他终于感受到:自己所有的忍让、妥协、屈辱换来的最终是高俅等人的斩尽杀绝!他已经意识到自己原来那种本本分分,苟且偷安的想法纯属妄想!他终于绝望了!长期积压在林冲心里的仇恨此刻终于迸发!清醒过来的林冲开始向统治阶级发起反击!他不再隐忍,不再委曲求全,不再相信上天在给他关上一扇窗户后还会为他打开一扇门,他要做回真正的自己,血债血还!于是,一声大喝“好贼!你待哪里去?”这一句吆喝掷地有声!它吼出了林冲骨子里一直以来的隐忍与自卑!它挽回了林冲骨子里的刚猛与不屈!在杀死陆虞侯之前,林冲的性格已是血气喷张:“泼贼!我自来和你无甚么冤仇,你如何这等害我!正是杀人可恕,情理难容!”在陆谦告饶推脱后,林冲骂道:“奸贼,我与你自幼相交,今日倒来害我,怎不干你事!且吃我一刀!”这些话语可以看出林冲报仇时的痛快淋漓!此时有声胜无声!他要和这个万恶吃人的社会势不两立。从此,一个血性汉子林冲形象岿然自立!

五、梁山刺王伦:刚猛果敢

林冲无疑是逼上梁山的典型人物。林冲上梁山经历了一个由忍让到绝望的过程。他是一个自身充满矛盾的人:有着强烈的正义感,同时恬退哑忍、委曲求全。高俅若不置他于死地,他是不会上梁山的。他的性格是在残酷的斗争中一步步发展起来的。

上梁山之后,由于受“大碗喝酒,大块吃肉,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环境的潜移默化的影响,林冲性格中的隐忍,求全的性格彻底的消失了,他对恶人与黑恶社会的反抗达到了顶峰,这个时候的林冲,已经不再是那个能忍则忍、能躲则躲的林冲,而已变成了一个嫉恶如仇,敢说敢为的草莽英雄了!

《水浒传》第十八回当嫉贤妒能的王伦对晁盖一群人不肯相留时,林冲“自便有些不平之气”。曾主动拜访吴用他们,谈及自己上梁山的经历“毛发植立,恨不能报仇。”这与之前和李小二述说时的林冲判若两人。林冲还主动提出“倘若这厮今朝有半句话参差时,尽在林冲手里。”这一个“尽”字,言下之意就是说:“假如王伦这家伙再敢推脱拒不相留,包在我林冲一人身上!”这个时候的林冲是多么豪爽、果敢、刚猛!

看到王伦将晁盖等人拒之门外,林冲欲杀王伦,当然,也不是二话不说一刀干掉,而是先大义凌然地宣读罪状:“你前番,我上山来时,也推道粮少房稀!今日晁兄与众豪杰到此山寨,你又发出这等言语来,是何道理?”并指责王伦无领导才能和威望:“量你是个落第穷儒,胸中又没文学,怎做得山寨之主!”,还及时宣布了王伦的罪状:“你是一个村野穷儒,亏了杜迁得到这里!柴大官人这等资助你,给盘缠,兴你相交,举荐我来,尚且许多推却!今日众豪杰特来相聚,又要发付他下山去!这梁山泊便是你的!你这嫉贤妒能的贼,不杀了要你何用!你也无大量大才,也做不得山寨之主!”这还不够,林冲 “即时拿住王伦,又骂了一顿”,才一刀结果了王伦。此时,林冲的真性情有了极大的升华!

六、结语

从林冲的个性化的语言我们可以看出:林冲性格的变化,是由他的生活经历和所处的社会环境造成的。他是官场势力迫害的牺牲品。从被骗买刀,到误入白虎堂,再到野猪林,最后被逼离开草料场,雪夜上梁山。社会黑暗势力迫使林冲从刚开始的忍辱求全到后来的血性、刚毅,这构成了林冲性格发展变化的全过程。

总之,林冲本是个骨子里特别渴望安逸的人。他本有着安逸的生活:中级职称,娇妻相伴,武艺高强。好结交江湖好汉,声名播于天下。但所有一切本来可以给他带来安逸的东西,瞬间却成了葬送他前程命运的祸水。在困境中,他的人生观也在逐渐偏离原有方向。他越是逆来顺受,命运就越是多舛不顺。最初受陷害时,他狠心休妻;被发配充军也未见有什么反抗的举动;在草料场,他一付悠然自得的神态,似乎对残酷的命运毫不为意;在最后关头,才真正显露了英雄本色!他是小说中逼上梁山的最典型范例之一。

参考文献:

[1]施耐庵.水浒传[M].长春出版社,2006.

[2]聂丛丛.百家讲坛品读《水浒传》[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2004.

[3]王开源.复述的艺术[M].武汉:湖北教育出版社,2002.

[4]王昕.从《林教头风雪山神庙》看《水浒传》的语言和艺术手法[M].北京:中国人民大学文学院,2010.

(王慧娟 江苏省连云港市东海县白塔埠镇初级中学 222345)

上一篇:尊重学生主体地位促进语文教学改革深入开展一一对澳门在线赌博网站语文教学主体性改革研究的几点尝试
下一篇:“周有光与中国语文现代化”学术研讨会暨《周有光文集》首发、电视片《周有光》开机仪式在常州举行
网友评论 从林冲的语言细节观其胜格的蜕变